当前位置:主页 > D馨生活 >

如果你也担心同志教育的适龄问题,你该看看这一篇


2020-07-02


公投在即,为你整理关于同志教育的疑难杂症。若你对同志教育有疑虑,有很多未知与不确定,或是想要分享给身边亲友关于同志教育的一切,来一起了解!

文|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

如果你也担心同志教育的适龄问题,你该看看这一篇
图片|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提供

家长篇

Q1:如果有家长质疑学校不应该上同志教育,该如何回答?

性别平等教育法中,明定国民中小学应将性别平等教育融入课程,而同志教育为性别平等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本来就应该实施。若学校不教同志教育,在这种资讯流通的时代,孩子很可能透过其他管道接收错误讯息,反而更令人担心。而且,若孩子没上过同志教育,可能会因为不理解而歧视,甚至去霸凌其他孩子而成为加害者。这些都是老师和家长们所不乐见的状况。

Q2:家长真的可以选择让孩子不上性别平等教育课程吗?

性别平等教育是依据国家法律及教育政策在校园中实施,老师有依法教授性平教育的职责,没有依家长个人反对意见而不教的义务。就如同家长不能因为孩子不喜欢英文、数学等科目而要求老师不能依照课程进度上课。

无论国内法或国外法,家长没有全权决定子女是否接受国家教育内容的权利。两公约虽然明定家长有为未成年子女选择学校的权利,以及不同意公立课程的自由,但家长的教育选择权并非毫无限制。

依据《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 13 条第 3 项及第 4 项规定,家长教育选择权之行使範围仍须符合国家所规定或认可最低教育标準之非公立学校。因此,当家长行使子女的教育选择权时,应以「儿童最佳利益」为本,并立基于保障人权、自由、反歧视,且不能提供低于公立教育标準的内容。

Q3:家长可以因为宗教信仰,而不让孩子上性别平等教育的某些内容吗?

性别平等教育是国家义务教育的一部份,明订在法律及国家课程中。(推荐阅读:教孩子从小尊重同志爱)

我们可以理解宗教信仰对于家庭的意义,但现在的性别平等教育是涵纳多元的教育。若家庭的宗教强调守贞,那属于个人价值,当然可以遵守,但还是需要让孩子认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其他的价值观。孩子依旧可以选择守贞,但他也会是个心胸宽大、接纳多元观点的公民。

Q4:有家长担心孩子上了同志教育就会变成同志,该怎幺回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别气质、性别认同以及性取向,当孩子对这些真实存在的特质感到疑惑、好奇,甚至因此在生活上碰上难题的时候,难道我们能不教吗?现在的校园里,我们不时仍可听到学生使用「娘娘腔」或「娘砲」等字眼来形容或攻击某些气质阴柔的男学生,既然这是发生在校园里的日常现象,我们怎能不跟学生讨论?

学生终究会从学校毕业,进入社会,面对各形各色的不同团体或个人,同志教育是孩子认识社会现象的一环,对于许多孩子来说,也可能是能够肯认他/她们生命的重要机会。

因此,这不是「能不能教」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中,真的有学生因为害怕被霸凌、被取笑,在学校一整天不敢去厕所,不敢谈论自己的生活。如果这样的孩子是存在的、这些恐惧是他们的生命经验,那怎幺能不谈同志教育呢?

担心孩子「变成同志」,这个说法隐含了「同志是不好」的价值观,也呈现了对同志的不理解与偏见。这样的偏见一方面容易掩盖与助长对同志的不平等对待,也会加深同志族群的焦虑不安。这正是为什幺性别平等教育需要教导所有学生同志教育,以学习尊重差异、减少伤害的原因。

Q5:如果家长问:真的没有孩子因为上了同志教育而变成同志吗,要如何回答?

变成同志似乎是个魔咒,好像孩子只要接触到同志教育,就会「被变成」同志。然而,要一个人从只喜欢异性,转变成只喜欢同性或想要变性,这并不容易。当孩子接受同志教育,他们可能会因此对同志比较认识和了解,而开始尊重不同性倾向的人,这会让整个社会环境对同志更加友善。如果你的孩子受到同性吸引或想要变性,不太可能是因为同志教育所造成。但落实同志教育,会让这样的孩子过得更真实没有秘密,更自在没有伤害。

Q6:「反性别平等」是不是多元声音的一种?

多元文化社会中所谓的多元,从来都不是把纷杂观点拼凑,然后让它们相互较劲厮杀。多元指的是挑战各种形式的歧视,分析压迫和权力关係,培养多元文化识能,提倡社会正义的民主素养。由此对「多元」的理解,当「反性别平等」的观点是漠视性别间的权力关係,对性少数族群更具有歧视与压迫性,它如何作为推进社会往更开放与包容方向的多元观点之一呢?

如果你也担心同志教育的适龄问题,你该看看这一篇
图片|来源

适龄篇

Q1:在国中小上同志教育适龄吗?

现行的课程内容,本来就是依据学生的年龄和发展阶段所规划的专业教学设计。

但即使在同一个年龄区间的孩子,还是会有身心发展速度不同的差异;因此教师的专业就是在每个孩子有疑惑的时候,适时地教导他们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来符合学生的个别差异及发展需求。

适龄并不是指孩子在某个成长阶段只能或不能教某些主题,更重要的是在孩子不同发展阶段时,以不同的说明方式让孩子理解每个主题,并随着孩子的成长,在内容上逐渐加深加广。

例如:当国中小学童用「搞 gay」来嘲笑他人,或是表示想要认识「同志」这个议题时,教师应该要用孩子可以理解的方式,让他们认识不同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而不是告诉他们「你们还小,不适合谈这个议题」,或「等你长大就会懂」这类的回答。

Q2:如果有人担心孩子太小学同志教育会被影响,该如何回应?

同志教育的目的并不是让孩子「变成」同志,而是让孩子「认识同志,进而能够尊重各种不同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人」。(推荐阅读:为什幺公投之前,同志需要更多关怀?让政治学研究说话)

同志教育也能够支持孩子,当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的是同性别的人时,无论要不要告诉别人,他都知道自己是正常的,不会因为觉得自己不好而带着负向的自我价值成长,不会因此而耗费心力,减损了他成长过程中的学习及创造力。

到了国中,学习到同志可能有哪些生涯典範、生涯发展的困境与优势,都能避免同志孩子感到被孤立,让他能够与社会群体共存,找出自己生命的出路,寻得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异性恋的孩子也会因为知道同志同侪的生活,而发展与同志朋友对等互重的人际关係,这对民主社会共荣共存的发展来看,是相当重要的基本教育。

法源

Q1:现在还能教同志教育吗?有什幺法源依据?

《性别平等教育法》、《儿童权利公约》(CRC)、《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九年一贯课程纲要以及十二年国教课程纲要,都支持学校进行同志教育。

《性别平等教育法》第 17 条第 2 项明订:国民中小学除应将性别平等教育融入课程外,每学期应实施性别平等教育相关课程或活动至少四小时。《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细则》第 13 条进一步规定:性别平等教育相关课程,应涵盖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课程,以提昇学生之性别平等意识。

国际公约诸如儿童权利公约(CRC)、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两公约(ICCPR & ICESCR)都在不得歧视的条文中放入「性倾向」的概念,并特别关注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及阴阳人的社会处境,要求政府提供积极的措施来保障其权利。

台湾已经将这些公约国内法化,成为我国的法律,因此当然需要提供积极的政策来关注多元性别群体。因此教导孩子尊重同志及多元性别的同志教育,当然有法源依据。

我国无论是九年一贯的课程纲要,或是即将实施的十二年国教课程纲要,里面的主要概念、能力指标、学习主题和实质内涵中,都将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纳入学生的学习範围。

因此同志教育的重要概念,本来就涵盖在我国的教育课纲中,应该被教导!(推荐阅读:台湾真的同志友善吗?台湾首份同志人权政策检视报告公布!)

Q2:有哪些法条支持我的教师专业自主权?

《性别平等教育法》支持教导同志教育,《教师法》保障教师的专业自主权。如果教师教导同志教育而被申诉或检举,可以依据《教师法》和《教育基本法》主张教师的专业自主权。

《教育基本法》第八条明确指出「教师之专业自主应予尊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在《关于教师地位之建议书》第61条也指出,「在执行其专业任务时,教师应享有学术自由」,并肯定教师是最了解学生情况,也最知道如何评估并选择适合学生的教学方法及实际操作的角色。

因此,当涉及教师的权责範围时,教师有免于家长无由干涉的专业自主权。校园中的学生有学习尊重及理解同志的需求,教师当然有责任教导同志教育。

如果你也担心同志教育的适龄问题,你该看看这一篇
图片|来源

国内外法规参考

性别平等教育法

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细则

儿童权利公约(CRC)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

两公约(ICCPR&ICESCR)(2017)

上一篇:
下一篇: